你在这里

偶遇前女友她带着个5岁小女孩,我却发现这女孩长的像我

新闻中心

已有人点击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夏微澜 | 禁止转载 总有那样的一个人,会教会你什么是爱情。 ——邵煜纨 1.偶遇前女友要记得摆好姿势 早教中心。 正低着头摆弄手机的厉尔澜猛然抬头,直直地对上了邵煜纨那来不及收回的视线。 被抓个正着的邵煜纨,正了正衣冠

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签约作者:夏微澜 | 禁止转载

总有那样的一个人,会教会你什么是爱情。

——邵煜纨

1.偶遇前女友要记得摆好姿势

早教中心。

正低着头摆弄手机的厉尔澜猛然抬头,直直地对上了邵煜纨那来不及收回的视线。

被抓个正着的邵煜纨,正了正衣冠,大大方方地朝对方送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厉尔澜快速低头,把手机锁住的同时,站起身迎接下课的女儿。

邵煜纨看着一个约莫四五岁的小姑娘,笑着扑进了厉尔澜的怀里。

厉尔澜笑着抱住女儿亲了一下,笑眯眯地说:“外婆还等着咱们回去呢!”

就在厉尔澜拉着小丸子的手准备离开的时候,被人给拦了下来。

“尔澜,好久不见。”

其实,邵煜纨本不想上前打招呼,奈何方才厉尔澜那明明看见却装作没有看见的举动,令邵煜纨心生不爽。

是的,就是不爽。

想当年,纨绔少爷邵煜纨和乖乖女厉尔澜谈恋爱的事情,一度成为了他们这个圈子里面令人震惊的消息。

一个是游戏人间的公子哥,一个是温良和善的大家闺秀,这完全不搭界的两个人,竟然不晓得怎么就混到了一起,大家都在感慨月老牵错了姻缘线。

这段感情,最终以厉尔澜情伤颇重远走他乡,邵煜纨继续游戏人间收场。

而眼下,再遇见邵煜纨,厉尔澜倒是显得十分坦然。

“纨少,真是没想到这种地方您竟然会来!”厉尔澜拉着女儿,脸上扬起明媚的笑容,呛了一句。

小丸子牵着厉尔澜的手,安静地站着,仰着头看着对面的男人,疑惑的目光在妈妈和那个人之间来回穿梭。

印象中,厉尔澜礼貌得体,是连跟自己说话都会脸红的,从未曾这么呛人。

邵煜纨十分不习惯。总觉得有什么东西,跟往常不一样了。

压下心头泛起的怪异感,邵煜纨答了一句,“我带着豆豆过来上课。”

话音刚落,一个奶声奶气的团子就出现了。

“舅舅。”豆豆慢腾腾地喊了一声,人却站到了小丸子旁边,顺手拉住了小姑娘的手。

“舅舅,你回去吧,我跟小丸子一起回家。”小家伙虽然才三岁,可说起话来俨然一副老大人的模样。

邵煜纨刚想说话,厉尔澜开了口:“你先回去吧,我待会送豆豆去二叔那儿。”说完,拉着两个孩子转身就走。

“哎……”邵煜纨喊了一声,前方一大两小,除了豆豆回头挥了下手以外,剩下的两个人没有任何反应。

看着那远去的身影,邵煜纨掏出手机,拨了通电话。

2.全世界都知道厉尔澜回来了

偶遇私房菜馆。

陆皎三两下吃完面条,又喝了半杯水,这才抬头看向来人,打趣道:“纨少,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我这儿?”

陆皎最近在做个系列报道,已经是忙得三天没合眼了,就连吃饭都是突击解决,要不然也不会让邵煜纨送儿子去上早教班。

邵煜纨看着陆皎,清了下嗓子,低声问道:“姐,尔澜回来了。”

闻言,陆皎没有丝毫意外地说:“我知道啊!”

砰的一声,邵煜纨站了起来,撞翻了凳子,声音也跟着大了起来,“你知道,那你怎么不跟我说!”

陆皎白了弟弟一眼,撂了一句:“跟你说?你跟人什么关系啊!当年你干的那些事情,要不是小叔出面,你能全须全尾地活到今天?!”

“我……”邵煜纨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陆皎的话,当年的事情,的确是他有错,可感情的事情,谁说又说得清楚呢!

陆皎收拾好餐盒,站起身,说:“邵煜纨,你也玩了这么多年了,也该明白自己到底要什么了。”说完,陆皎便转身离开。

餐厅里,剩下邵煜纨呆愣愣地坐着。

厉尔澜把豆豆送回厉家的时候,难得遇上了厉仲修。

豆豆着急着向小丸子介绍新买的玩具,小家伙迫不及待地拉着小丸子要上游戏房,倒是小丸子看见厉仲修在客厅,礼貌地喊了人。

“爷爷。”小丫头看着厉仲修,笑眯眯的。这孩子一向怕生,却对厉仲修格外亲近。

“二叔。”厉尔澜跟着喊了一声。

“爸爸,我要跟小丸子去玩。”豆豆心急,喊了一句。

小孩子们上了楼,客厅又恢复了安静。

厉仲修的视线从孩子们身上收回,看向对面的厉尔澜,叮嘱道:“这次回来,多待些时间。也让小丸子跟豆豆亲近亲近。豆豆这几天,天天念叨着要跟小丸子玩。”提起儿子,厉仲修眼里满是宠溺之情。

“有豆豆陪着,小丸子会更开朗些。”厉尔澜面带微笑地说。

“前几日在家里,大哥说让你留下来。”

厉尔澜并没有回答厉仲修的话,倒是说了一句:“今天带小丸子上课,遇上了邵煜纨。”

“哦?他见到小丸子了?”厉仲修追问道。

厉尔澜淡淡地回道:“见了。”

“那你作何打算?”

厉尔澜抬了抬眼眸,眼神中透露着坚强,语气坚定地说:“小丸子是我的女儿,跟他邵煜纨没有任何关系!”

闻言,厉仲修朝沙发上靠了靠,沉声问道:“那你们呢?”

“我们两个,不可能了。”

3.有气冲我来,跟个孩子置什么气

入夜,灯火璀璨,流光溢彩。

酒吧,邵煜纨百无聊赖地按着面前的骰盅,看着舞池里那些群魔乱舞的身影,心头却没有一点开心的感觉。

程埘霈端着酒杯过来寻人,一眼便看见邵煜纨这幅要死不活的模样。

他走过去在沙发上落了座,伸手捞起一个骰盅就砸了过去。

邵煜纨正出神,没防备,被砸了个结结实实。

“有病啊你!”邵煜纨随手砸回去。

“裤子,想什么呢?”程埘(shí)霈干脆坐了过去,勾住了邵煜纨的肩膀。

邵煜纨嫌弃地避开他的爪子,冒出一句话:“帮我约厉尔澜出来!”

“凭什么?”

“我姐下周回来。”邵煜纨轻飘飘地丢了一句。

程埘霈将杯中之物一饮而尽,撂下杯子,说:“一言而定。”

只是,程埘霈还没来得及把厉尔澜约出来,这人,邵煜纨就见到了。

原来这次厉尔澜回来,是参加豆豆的三周岁生日宴会。

厉仲修娶了陆家的女儿陆皎,邵煜纨作为陆家的外孙,陆皎的表弟,自然是也要出席这场合。

看着跟人相谈盛欢的厉尔澜,邵煜纨正琢磨着该怎么上前搭讪,衣角被人扯了一下。

一回头,是那天见过的小女孩,粉色的裙子,粉色的头饰,粉色的小皮鞋,整个人,就像一个从童话故事里面走出来的小公主。

邵煜纨瞄了瞄四周,没有人注意到他们。

“你找我?”邵煜纨问了一声。

小丫头也不吭气,扯了下男人的衣角,示意对方跟自己一起。

厉尔澜推开休息厅的门,看见的便是这样一幅画面。

俊美的男人脸上被糊上了奶油,四条眉毛八字胡,整张脸有点惨不忍睹,而始作俑者以手指作画,正小心翼翼地在对方的脸颊上涂抹着。

太阳光从落地玻璃窗照进房间,温暖了整个屋子。

“小丸子!”厉尔澜的声音里带着颤抖,几乎喊破了嗓子,那刺耳的尖叫声,令邵煜纨眉头皱起。

小丸子从未见过厉尔澜这幅声色俱厉的模样,被吓得不轻,就像只被老鹰追逐的小鹌鹑,一下子就要从桌子上摔下来。

邵煜纨一把抱住小丫头,跟着开了腔:“厉尔澜,你吓到她了!”说完,连忙低头看向怀里的小丫头,轻声哄着:“乖乖不怕,乖乖不怕。”

记忆里,邵煜纨对谁都是一副漫不经心不甚在意的调调,这会儿见他这么哄着女儿,厉尔澜心里不知道是急还是气,伸手就要去抢人。

两个人拉扯间,小丸子伸手圈住了邵煜纨的脖子,圆圆的眼睛看着邵煜纨,伸手急切地想要比划。

“不许比划,开口说!”厉尔澜猛地一喊,硬生生地把小丸子吓住了。小丫头鼓着嘴巴,委屈地哭了。

见状,邵煜纨赶紧抱着小丸子哄着,没好气地对厉尔澜说了一句:“你干嘛吼她啊,你不就是看我不顺眼,有气冲我来,跟个孩子置什么气!”

邵煜纨,你还知道我看你不顺眼啊!

厉尔澜站在那里,换了口气,说:“小丸子,我跟你道歉,我们一起回家,好不好?”

小丫头止住了泪,朝着厉尔澜伸出手。

厉尔澜接过女儿,也不想多跟邵煜纨纠缠,抱着孩子就要朝外走。

她脚下的步子很稳,心里却起伏不定,这次回来,连着几次撞见邵煜纨,她知道,小丸子身世的秘密,就快要包不住了。

4.我邵煜纨竟然有女儿了

小丸子是邵煜纨的女儿。

对于突然冒出来一个五岁大的女儿,邵煜纨表现得格外平静。

他十分坦然地接受了这个既定事实,甚至已经开始向大哥邵煜沣咨询怎么才能得到孩子的抚养权。

对此,邵煜沣颇为头疼,正常人不是应该想的是如何挽回女友的心然后给孩子一个正常的家吗?

然而,纨少并非正常人。

当程埘霈把厉尔澜的日程安排交到邵煜纨手里的时候,对方立马堵在了厉尔澜的楼下。

豆豆生日宴后,邵家也终于得知小丸子的存在,为了让邵家老爷子早日见到孙辈,陆季臣扛不住大姐的软磨硬泡,找到了厉仲修,相谈之下,不欢而散。

厉仲修一句小丸子姓厉,就把陆季臣给搪塞回去,陆皎夹在中间,也着实为难。

旁人也是各种出谋划策,可奈何厉尔澜铁了心躲着邵煜纨,甚至抛出一句如果再逼着她,她就带着小丸子躲到谁都找不到地方。

厉尔澜说到做到,这话一出,旁人也都不敢轻举妄动。

无奈之下,邵煜纨直接堵人。

再见到邵煜纨,最高兴的,莫过于小丸子。

从陆皎的口中,邵煜纨得知厉尔澜当年难产,遭了很多罪才生下孩子。跟同龄人相比,小丸子不喜欢开口说话,却喜欢用手势比划。

然而这孩子的身体却没有任何器质性问题。心理医生给出的结论是某种心理原因造成的。

抛开大人之间的恩怨,邵煜纨对小丸子,那是捧在手心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每天准时来厉尔澜的公寓打卡报到,比上班还准时。

连着四天,邵煜纨准时来堵人,美其名曰和小丸子约定好,厉尔澜又不忍拒绝女儿那期待的眼神,只得任由他们。

起初,厉尔澜当邵煜纨不存在,有话也只是跟女儿说,可后来,看着他们父女相处愉快,厉尔澜也就没有那么在意。

她对邵煜纨的心态,有点复杂,说不上多么喜欢,可就是看着这个人心里膈应。说白了,还是当年受伤太深,现在不敢投入。

幸好,邵煜纨只是来看小丸子,多余的话跟事,一点都没做。

周末,天气晴朗。

厉尔澜因着晚上熬夜赶设计图,睡得太晚,以致于被人推醒的时候,猛然看着眼前放大的人脸,吓了一跳。

她一手扯过被子将自己紧紧包裹住,伸手就把那张脸给推开,嚷着:“邵煜纨你有病啊,一大早上的出现在我屋子里!”

邵煜纨也没躲,结结实实地挨了厉尔澜一下,笑着回道:“要不我帮你穿衣服?”说完,作势就要去拉开被子。

“你滚开!”厉尔澜忘记自己裹着被子,抬腿就踢,邵煜纨正弯着腰要去扯,一个重心不稳,重重地压住了厉尔澜。

四目相对,面面相觑。

一股怪异的气氛在周遭蔓延开来。

“厉尔澜。”邵煜纨幽深的眼眸望着眼前人,眸色渐渐变得深邃,声音跟着响起:“这些年不见,你的性子倒是变得活泼些了。”说完,抬手抚上了厉尔澜的脸颊。

这样的厉尔澜,跟多年前那个只会跟在自己身后不敢说话的小丫头相比,倒是显得生动很多。

温热的指腹,触碰到厉尔澜微凉的肌肤,令她心头一颤。

许多年前,她和他也如眼前这般,有过如此亲密的时刻。

只是,过眼云烟,物是人非。

恍然间,仿佛穿过山越过水,她从他越来越近的眼里,看见了自己的身影。

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邵煜纨只要一低头,就能碰到那令人心醉的唇瓣。

厉尔澜被邵煜纨的气息扰乱了心思,过往那些有限的甜蜜在脑海中浮现,她刚开口发出一个字眼,就被人给堵了回去。

邵煜纨轻轻的吻住了她。

厉尔澜的眼眸微微变大,眼睫轻微颤动,放在被子下的手,紧紧地攥了起来。

这个吻,不带任何撩拨,只是一个单纯的吻,却令厉尔澜内心泛起波澜。

心底发出一声叹息,闭上眼睛的同时,她这才发觉,对于邵煜纨,她从未忘却。

5.谁没有年少轻狂过

和邵煜纨见的第一次面,是在一次辩论赛上。

因为熬夜赶设计稿,厉尔澜连续熬了几个通宵,正睡得香的时候,被舍友拉去礼堂。

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厉尔澜靠在椅子上昏昏欲睡,正当她正要熟睡之际,周遭瞬间安静下来。

她被人扯醒,茫茫然睁开眼,对上一双陌生的眼眸。

灿若星辰,一见钟情,至此沉沦。

那之后,关于邵煜纨的一切,厉尔澜默默记在心中。

无非是纨绔邵煜纨又交了几个女朋友,情人节来临之际,他的他的不知道第几任女友做出了某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诸如种种。

厉尔澜认真地听着关于邵煜纨的一切,那时候的她,根本就没有想过和他发生些什么,只是当成一种暗恋,独自享受。

大三暑假,厉尔澜进了陆氏集团下属的时尚设计公司实习,整个设计院,也不过两个名额,厉尔澜拿到了入场券。

对于喜爱的事情,厉尔澜有着近乎常人难以理解的执拗。好听点,是认真踏实,难听点,便是死心眼认死理。

因此,当发现自己的设计稿被公司的设计师盗用的时候,她选择当面对质。

偷人心血这种事情,是不容谅解的,然而,听完了双方当事人的对质,主管却选择相信自己人。

也对,一个小实习生而已,谁会在乎呢!

天台上,厉尔澜捏着手里那张皱巴巴的手绘,透过薄薄的纸张,望向天空,忽然,她猛吸一口气,大声吼了一声。

“吧嗒!”一个东西砸在了厉尔澜的脑袋上。

她回头,看见身后的长椅上躺着个人,一个慵懒的声音响起:“吵死了!”

邵煜纨这几日刚跟女友分手,对方却死缠烂打,他无处可躲,只好躲到陆家,却不曾想被一个小丫头打扰了清净。

“所以,你就这么没骨气地跑上了天台?”邵煜纨闲适地靠在长椅上,厉尔澜站在对面,低着头,显得小心翼翼。

听见邵煜纨的问话,厉尔澜点点头,辫稍随着她的动作颤巍巍的。

“真蠢。”邵煜纨丢下一句话,脑子里想着,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找点事情做做。

出手相助之后,邵煜纨继续他的游戏人生,厉尔澜继续她的实习生涯,一个认真玩乐,一个认真画图,两个人,再无交集。

再次见面,已是三个月之后。厉尔澜的实习期结束,部门同仁约着一起吃饭唱K。

对于这种活动,厉尔澜并不擅长,可今天的场子是为她而来,她也不好逆了大家的心意。

几圈下来,厉尔澜有点头晕脑胀,寻了个借口,离开了包间。

再洗了脸出来,厉尔澜有点分不清方向,看着都是相同装潢的门,犯了难。试探着推开一个记忆中的,却不曾想,进错了屋子。

原本喧闹的屋子,因着她的闯入,忽然安静下来。

不甚明亮的灯光下,她分明看见那个坐在正中间的男人,笑得漫不经心。

她看见他冲她笑,着了魔一般,她走了过去,坐下。

那晚是如何结束的,厉尔澜已经记不清了,她只记得,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她的身边,躺着一个男人,她暗恋了很久的男人。

就那样开始了,厉尔澜有男朋友了,对象是邵煜纨。

那段日子,真是快乐啊,厉尔澜希望,这个梦,永远都不要醒来。

可是,天总有亮的一天,梦,也终有醒的一刻。

梦醒了,厉尔澜收获了一个宝贝。

若问可曾后悔?

厉尔澜想,她也曾想过,为什么就不能爱上一个更容易爱的人呢?

6.女儿是爸爸的小心肝

压在身体上的重量和唇瓣上的气息犹在,无时不刻不在提醒着厉尔澜,眼前的人充满侵略。

厉尔澜想要挣脱桎梏,可邵煜纨存了心的不松劲,长腿一伸,将人死死压住了,加深了这个吻。

意识逐渐变得模糊,这些年,厉尔澜的身边不乏追求者,可她心如止水。

一声陌生的嘤咛蓦地响起,理智迅速回笼,放在被子下面的手抽了出来,厉尔澜推搡着邵煜纨。

男人终于放松了力道,却挪到了厉尔澜的耳垂旁,惩罚般地咬了一下,温热的呼吸拂过,令厉尔澜起了一层战栗。

“乖宝,今天先饶了你。”这般亲密,像极了两个人热恋的时候。

邵煜纨刚站起身,一个抱枕就砸了过来。

“王八蛋!”厉尔澜拥被而坐,脸颊酡红,气急败坏。

邵煜纨不以为杵,笑着说:“乖宝,赶紧起来,女儿还等着我们。”

是了,今天是周末,答应要带着小丸子去游乐场。

游乐场,太空船下。

邵煜纨牵着女儿的手,笑着问:“小丸子喜欢这个?”

小丫头笑眯眯地点点头。

“那好,咱们就多玩几次!”邵煜纨弯腰抱起女儿,眼眸染笑。

十分钟后,小丸子面带担心地看了看邵煜纨,又抬头望着厉尔澜。

“没事的,”厉尔澜安抚着女儿,“他只是有不舒服。”

压下心头的不适,邵煜纨努力让自己的脸色好看些。

“小丸子,还想玩什么?”

小丫头快速比划着,厉尔澜充当翻译。

夜幕低垂,公寓楼下,车子安静地停靠着。

玩了一天,小丸子这会已经窝在厉尔澜的怀中睡得正香。

邵煜纨下了车后,拉开车门,很自然地从厉尔澜手中接过孩子。

安顿好小丸子,厉尔澜出了卧室,发现某人大喇喇地坐在沙发上,身边,还放着一个行李箱。

“不早了,请离开。”厉尔澜语气严肃地说。

某人置若罔闻,不仅没有动静,反而拉过行李箱,问了一句:“我先去洗了。”说完,推着行李箱就朝卧室走。

“喂!”厉尔澜快步上前,将人堵住了。

“邵煜纨,你到底要做什么!”

“睡觉。”

“邵煜纨,你闹够了没有!”不想吵醒女儿,厉尔澜压低了声音,强忍着怒火。

原本看在他即使恐高也陪着女儿坐太空船的那点情面,这会算是彻底被他的所作所为给打散了。

“尔澜,”邵煜纨转身,眼里是前所未有的认真和坦诚,“我们谈谈。”

谈话还没开始,陆季臣一通电话,就把邵煜纨喊走了。

见不到邵煜纨在眼前晃,厉尔澜着实松了口气。

她觉得,不过才几日,这个男人竟然又开始对自己产生了莫大的影响,这样,太不好了。

厉尔澜想,她是该离开了。

倒是小丸子,见不到邵煜纨,消沉了好几天,闷闷不乐的样子,令厉尔澜担心。

“他还会来吗?”小丸子又一次追问。

厉尔澜放下手中的画笔,看着女儿,微笑着问:“为什么这么想见他?”

“我很喜欢他呢!长大了,我要嫁给他!”

闻言,厉尔澜想起一句话,女儿是爸爸的小心肝。

着实不假。

“妈妈,我能给他打电话吗?”小丸子很少主动说话,今天能一口气说这么多,虽然全部都是围绕邵煜纨,可是,厉尔澜也是很开心。

“当然可以。”

7.想觊觎我家的媳妇,那是不可能的

邵煜纨再次出现在公寓,是一个台风天,风球一直挂着,外面电闪雷鸣,屋内,却是温暖如春。

厉尔澜头晕脑胀地从工作室出来,看见小丸子坐在游戏毯上,正跟邵煜纨玩得开心。

似乎是察觉到她的注视,男人的视线越过小丸子,落在了厉尔澜的脸上。

四目相接之际,厉尔澜分明看见男人朝她深深地看了一眼,那眼神,带着一分探究,三分挑逗,还有六分情深。

看着厉尔澜慌乱地避开自己,邵煜纨唇角的笑纹更深,收回视线,低头跟女儿说话。

借着天气不好,不放心她们母女独自在家,邵煜纨就此在公寓住了下来,俨然把自己当成了男主人一样。

对此,厉尔澜心里是带了几分不乐意,可看着女儿期待的眼神,拒绝的话终究是咽了下去。

只是,她看着邵煜纨那带了几分得意的模样,总有点意难平。

工作室,厉尔澜正在和人视频通话。

“Lan,我想你了,你什么时候回来?”邵煜纨端着杯牛奶走到工作室门口,就听见这么句话。

厉尔澜微笑着看着屏幕上的人,正要开口说话,眼前掠过一个影子,紧跟着手里就被塞进个杯子,身边挨着个人,一个不疾不徐的声音响起:

“抱歉,我媳妇没有回去的打算。”

说完,抬手一按,屏幕黑掉,邵煜纨顺势将厉尔澜的椅子一拉,将人给圈在了怀里。

也不说话,就那么盯着她。

猛地被人打断谈话,厉尔澜自然是心情不太好,语气也跟着低了。

“有事?”

邵煜纨睨了一眼,说:“先把牛奶喝了。”

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完,拿着空空的杯子,放到邵煜纨眼前,开口赶人,“喝了。请不要再来打扰我工作!”

“厉尔澜。”邵煜纨伸手接过杯子搁在桌上,低头,抬手按住了厉尔澜的肩膀。

笔端是熟悉的味道。

“邵煜纨,你又用我的洗浴间!”

话音刚落,厉尔澜的唇上,就贴上了一个温热的物什。

唇齿间,有牛奶甜腻的香气。

邵煜纨加重了力道,手拉着厉尔澜朝自己怀里靠近,厉尔澜觉得肺里的空气都要被人给抽干净了,有种窒息的感觉。

邵煜纨伸手将人往怀里揽,厉尔澜整个人坐在了邵煜纨腿上,两个人之间,紧密契合。

意识混沌间,她分明听见一个低沉的嗓音在说:“厉尔澜,嫁给我。”

这婚是求了,可这被求婚的人,第二天便收拾好行李,飞往大洋彼岸。

临走前,厉尔澜给邵煜纨留了口信,交代他照顾好小丸子。

邵煜纨捏着那张纸条,看着上面工整的方块字,按了按眉心,站起身,去给女儿做早餐。

程埘霈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邵煜纨正陪着小丸子上课。

小丸子背着书包走出教室,便看见邵煜纨捏着个手机一脸暗沉。

小丫头走过去,拉了下邵煜纨的袖子,张了张嘴,声音轻轻地问:“你不开心?”

听见女儿的声音,邵煜纨抬头,微笑着问:“想不想妈妈?”

小丸子眼睛亮晶晶的,重重地点点头。

8.有妻有女,此生足矣

后台,厉尔澜正在跟模特低声交流,距离新品发布会仅剩下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她需要再次确认一下所有流程。

“Lan,John的经纪人刚刚来电,他们被堵在路上,无法按时抵达。”助理手里拿着电话,慌慌张张地说。

厉尔澜将固定器别好,吩咐道:“跟Alex联系。”

“好的。”

新品发布会如期进行,看着鱼贯而出的模特,厉尔澜松了一口气。

“下面,有请本次发布会的首席设计师Ms.Lan!”

掌声雷动中,厉尔澜身穿礼服,得体地登上舞台。

邵煜纨站在一众模特中间,却丝毫没有被掩盖光芒。

他的视线,追逐着心爱的女人,看着她婀娜的身姿,听着她落落大方地讲述,眼里,带着对服装设计的热爱,带着令邵煜纨心折的光芒。

发布会圆满结束,庆功宴如期举行,厉尔澜很开心,她端着酒杯,冲着邵煜纨挑眉示意。

邵煜纨唇角勾起弧度,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趁着大家都去敬酒的空档,邵煜纨挤到厉尔澜身边,笑着问道:“今天帮你了个大忙,可该怎么谢我,嗯?”语气上扬,满是蛊惑人心的味道。

厉尔澜放下酒杯,对着邵煜纨勾勾手指,对方依言靠了过来。

“接着还有十场秀。”

“没问题。我是你的专属。”

邵煜纨和厉尔澜的婚礼,轰动了整座城。

最开心的,莫过于小丸子和豆豆。

两个小朋友承担了花童的重任。

透过白纱,厉尔澜被父亲挽着,缓步走向礼台,那里,正站着一个人。

邵煜纨一身西服,昂藏挺拔,笑着望着自己的新娘。

厉父把女儿的手交给邵煜纨,邵煜纨紧紧地握住。

誓词,交换戒指,一切完美进展。

小丸子站着豆豆旁边,看着台上的那对人,笑得很开心。

撩起白纱,邵煜纨深情地吻住了厉尔澜。

“呀,不许看这个。”豆豆人小鬼大,踮起脚捂住了小丸子的眼睛。

小丸子伸手去扒拉豆豆的小胖手,脸上的笑意更浓。

真好,爸爸和妈妈终于在一起了!(原题:《纨绔追妻法则》,作者:夏微澜。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dudiangushi>,下载看更多精彩内容)

作者:木木  文章来源:未知